南北“稻香村”再起商标战
分类:互联网事 热度:

原标题:南北“稻香村”再起商标

南北“稻香村”再起商标战

 

提起“稻香村”这个老字号,北京市民肯定都不陌生。但如果我们在网络上搜索“稻香村”,买到的糕点却可能分别来自两家公司:苏州稻香村食品有限公司(简称“苏稻”)和北京稻香村食品有限责任公司(简称“北稻”)。

北稻和苏稻同时在食品行业中使用“稻香村”的字号进行推广,冲突自然难以避免。从2014年至今,南北稻香村的商标之争已经进行数轮,近日,北稻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申请行为保全,又让这场商标战硝烟再起,也引发了大众对商标权问题的再次讨论。

案1 稻香村

两家中华老字号

争夺同一商标

公元1773年,创始于苏州的稻香村糕点经皇家赐匾,成为了全国知名的糕点品牌,是苏州稻香村的前身。1895年,金陵(现南京市)人郭玉生在北京成立了“稻香村南货店”,这则是北京稻香村的肇始。

新中国成立后,经历多次更名、改制,1980年,苏州稻香村终于定名为苏州稻香村食品有限公司。同年,圆形“稻香村DXC”商标在“糕点、面包、饼干”项上的商标被保定市稻香村食品工业总公司注册,后该商标被转让给苏稻使用。

1984年,北京稻香村食品有限责任公司成立,并于1994年在“粽子、元宵”项上注册了手写体“稻香村”商标、“三禾”商标,南北“稻香村”的经营局面形成。

事实上,南北两家“稻香村”均为百年老店,均已获评“中华老字号”称号。由于糕点类产品经营特点的限制,在电子商务发展前,两家稻香村各自以北京、苏州为圆心辐射经营,并不存在直接的矛盾。

在2008年,南北“稻香村”还曾达成商标授权协议,苏稻授权北稻在糕点等商品上使用“稻香村”商标,合作期长达数年。而在两公司的网店分别开张后,经营地域遍布全国,也导致了双方对“稻香村”商标的争夺。

中秋节前发“禁售令”

四天后撤销

南北“稻香村”的商标争夺首战,是苏稻向商标局申请注册扇形“稻香村”商标。经北京市高院、最高人民法院两级法院审理,这枚扇形手写体“稻香村”商标被法院认定与北稻已注册的手写体“稻香村”商标构成近似,故不予核准注册。同时,法院指出苏稻应当划清彼此商标标识,避免双方标识之间存在混淆误认。

依据上述判决,北稻针对苏稻在1号店、苏宁易购、我买网、京东商城、天猫商城等电商平台销售带有“稻香村”扇形商标、文字商标及标识的糕点等商品及虚假宣传的行为,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了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争诉讼。

2016年5月20日,北稻向北京知产法院提出了行为保全申请,要求苏稻立即停止在上述电商平台的销售及宣传推广,并缴纳了3000万元的保证金。

今年9月22日,北京知产法院作出行为保全裁定,认为苏稻可能存在侵犯原告商标权的可能性,故应停止在电商平台销售带有“稻香村”字样的产品。

然而,很快事件便出现反转。9月26日,因苏稻提供了6000万元的反担保,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再次裁定,解除该院在9月22日作出的裁定。

目前,案件仍在法院审理中。

实际上,南北“稻香村”的商标纠纷,存在着历史因素,这起纠纷也并非是“生死之争”,毕竟在北京和苏州,两家企业均得到了当地消费者的认可。而无论哪方的名誉受损,都将对“稻香村”这一品牌价值产生影响。

案2 冠生园

商标权属清晰 食安问题受牵连

同样因历史原因导致商标争议的,还有“冠生园”商标的归属纠纷。上海冠生园创立于1915年,武汉冠生园则创立于1928年,和“南北稻”之争类似,两家企业均取得了当地老字号。武汉冠生园表示,其与上海冠生园有“血缘关系”。

2000年,冠生园(集团)有限公司取得了“冠生园”商标,2012年,该商标被转让给上海冠生园,武汉冠生园则注册了“冠牌”商标。由于武汉冠生园在京东商城上宣传、销售“冠生园月饼”,上海冠生园诉至北京知识产权法院,要求武汉冠生园停止侵害,并赔偿损失。

不过,由于“冠生园”商标权属清晰,上海冠生园维权大多获得成功。今年5月,经两级法院审理,北京知产法院终审判决上海冠生园胜诉,获赔5万元,武汉冠生园应立即停止生产、销售含有“冠生园”字样包装的月饼产品。

记者通过查询中国裁判文书网了解到,从2013年以来,“冠生园”商标纠纷就达22起。今年中秋节前夕,上海冠生园还特别通过微信平台刊发声明,强调仅有上海冠生园可以使用“冠生园”商标销售月饼。但记者通过网络搜索,仍能看到有商家在销售“昆明冠生园”、“重庆冠生园”月饼。

上一篇:北京出台快递业价格行为规则 向价格欺诈串通涨 下一篇:你偷吃过顾客外卖吗?美团众包贴吧多名外卖员
猜你喜欢
各种观点
热门排行
精彩图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