郑州:女老赖变身戏精 不愿戴手铐大喊头晕
分类:人生感悟 热度:

  郑报融媒·郑州晚报记者 鲁燕 通讯员 张冬菊 张梦 文/图

  “哎呀妈呀,我心脏疼得厉害,不行我晕了,我站不起来了……”这不是一场急需救援的现场,而是一名女老不愿戴上手铐,跟执行法官上演的一场“闹剧”。不过,11日下午6时许,在执行法官宣布拘留决定书前,她还是让家人先送来了2万元,剩余款项达成了和解协议。

欠款16万元不还拒戴手铐 哭喊“我心脏疼得厉害”

  欠款16万元不还拒戴手铐 哭喊“我心脏疼得厉害”

  王向苹和前夫经营一家建材店铺,法定代表人是王向苹。截至2017年2月,共计拖欠供货商张先生铁皮货款16余万元。

  本想着都是老合同关系户了,张先生没当一回事,想着以前都是供货一个月后付款,但是几个月过去了,王向苹始终没有支付货款的意思。在张先生几次催要无果下,一纸诉状将王向苹告上法庭。胜诉后的张先生找到王向苹时,她声称自己和丈夫早就离婚了,房子、车子和钱都归了丈夫,自己没钱了。

  无奈的张先生申请了强制执行。

  接到执行案件后,执行法官意识到王向苹可能是提前转移财产、故意逃避债务,在查到其名下确实并无财产后,遂决定主动出击,直接找到她家里去。在王向苹的小区楼下,张先生一眼认出了王向苹,她正牵着一只哈士奇在遛弯。

  在确定王向苹身份后,法官上前告知了来意,考虑正是下午下班时间,小区人员众多,法官决定不对其戴手铐,要求王向苹去法院一趟。可是王向苹却称自己没带手机也没拿家里钥匙需要回家一趟,于是法官跟随她回家。

  在拿到电话和钥匙后,王向苹却声称自己没钱死都不去法院,法官遂决定对其进行强制执行,直接带至法院,可是当给她戴上手铐时,令人惊讶的一幕出现了,也就是文章开的一幕:王向苹躺在沙发上,哭喊着自己心脏病发作了,晕倒了,不行了。

120来了,她又哭喊“我心脏不会跳了”

  120来了,她又哭喊“我心脏不会跳了”

  出于文明执法人性化考虑,法官立即拨打了120,急救人员赶到现场后立马进行了检查,除了血压稍偏高外,其他正常。王向苹仍哭喊着自己心脏不会跳了,当法官说要送她去医院时,她又停止哭泣称不去医院,就是难受,得休息休息。急救人员离开后,王向苹仍两手放在胸前挣扎着不愿离开房门。无奈之下,法官迅速请求调员了两位女法警,强制将王向苹带至了法院。

  在法院办公室,考虑到申请人拿到货物款,案结事了是最好的解决办法,法官仍旧没放弃对其释法明理,告知她“拒执”罪的严厉。但是王向苹不是显示出呕吐状就是抓耳挠腮说自己身体不舒服,趴在桌子上就是称不愿意还钱。

法官要送她去拘留所,她又是还款又要调解

  法官要送她去拘留所,她又是还款又要调解

  晚上10点,法官见王向苹顽固不化,没有再劝解下去的意愿,当场决定对其进行拘留,立马送拘留所。这一决定瞬间让王向苹“病好了”,她起身称自己好点了,脑子清醒点了。最终在法官拘留决定书前,自愿给家人打电话先送来2万元,剩余款项与申请人张先生达成了和解协议,分批偿还欠款。

  (附:文中人物均为化名)

上一篇:西峡县规划局局长余晓华装腔作势执法欺骗政府 下一篇:“论文查重”服务暗藏风险 小心你的论文被偷
猜你喜欢
各种观点
热门排行
精彩图文